秋分,八月中。

秋分-稻花鱼
一场秋雨一场寒,这是所有地理老师对于秋天的描述。秋分,太阳直射赤道,全球昼夜平分。北半球漫长的冬半年拉开序幕。秋分的苗寨稻香已消散了,因为稻谷熟了,而专属于我童年的记忆就是开田去抓稻花鱼,这是所有小孩子的节日,也是整个寨子的猫的节日。穿上雨靴,捋起袖子,冲进稻田,在泥塘里跟鱼捉迷藏,然后免不了一身的泥。笑声在山间回荡,其实有时候我觉得落后反倒是上天赐给苗寨的礼物,那么纯粹、那么自然、那么珍贵。

秋分-苗寨
清晨的苗寨雾气未散,空气里全是满满的水分,好像走一圈就会湿了衣服。苗老太们早已起床生火了,小孩却依旧酣睡在美梦中。

秋分-苗寨
记得童年时,两分钱一个的“工资”剥玉米,在院坝里一坐一整天,不要问我工资到哪去啦!都怪村头那家冰棍太诱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