莺萝行

同居的人全出外去后的这沉寂的午后的空气中独坐着的我,表面上虽则同春天的海面似的平静,然而我胸中的寂寥,我脑里的愁思,什么人能够推想得出来?

现在是三点三十分了。

外面马路上大约有和暖的阳光夹着了春风,在那里助长青年男女的游春的兴致。

但我这房里的透明的空气,何以会这样的沉重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