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蛔虫找妈妈

小蛔虫打出生就没见过妈妈。

从壳里出来的第一天,看到身边有一条熟睡的大虫,长的望不到边。他想,这就是我妈妈了吧!他走过去叫“妈”!没有反应。小蛔虫才注意到,它和自己不太一样,自己两头尖尖的,而大虫子一节节的,颜色也不同。

这时一个小声音响起来:“它可不是你妈妈,它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!”小蛔虫循声望去,看到一个不太高的小虫神气地看着他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微小膜壳绦虫,和这个大家伙都是圆叶目绦虫。它叫猪肉绦虫,2米多呢!”

“真厉害!都可以去NBA打球了!”

“它可站不起来,哈哈,我们俩长得很像的,这是他比我高而已,不过论实力,它可比不过我!我的势力范围很大的,老鼠的小肠里也有我的同伴。”

“那这是哪儿啊?”

“这是人的小肠啊!我和猪肉绦虫一样,都是囊尾蚴变得,同样都先从卵里钻出来。我小时候啊,叫六钩蚴。猪肉绦虫要让他的子女住在这里可不容易,它得先把孕节排到人体外面去,还得让猪吃掉,变成六钩蚴,再钻到肉里去,再变身成为囊尾蚴,这时候人要是吃了没煮熟的猪肉就不好了,囊尾蚴会进来发育成成虫,这样他们两代才能相遇。我们就好得多了,我们的孕节脱落后六钩蚴就能孵化出来,把肠绒毛当做猪肉在里面发育,变成囊尾蚴之后再变成熟,我们就能抱孩子了!我现在都四世同堂了!我们是唯一能在同一宿主体内完成生活史的绦虫!牛吧?”

“牛!”

“不过我们的危害不如这个大家伙大,他的卵要是让人吃了,就会让人跟猪一样肉里全是囊尾蚴!那就是囊虫病!”

“噢,真是挺厉害的,你们家族有没有比他还大的?”

“有啊!牛肉绦虫就比他还大!矮的4米多,高的有8米呢!”

小蛔虫赞叹道:“真厉害!”

微小膜壳绦虫说:“你想找你妈妈啊,要不你问一下你亲戚鞭虫和蛲虫吧!我看到他们了,在那边呢!”

小蛔虫走过去,听到他们正在聊天。

蛲虫说:“现在日子真是不好过了,都没地方住了。结肠阑尾直肠盲肠什么的的好地方都挤死了,要不才不能来这里呢!回肠下段,唉!闹心!”

“我就更闹心拉!你们分布的地方还广点,我的同伴基本上都在盲肠住,多好的地方!裁员,没办法,只能来市郊了……”说着,把细长的前端扎到粘膜下层吸血和组织液,又继续说,“都怪前段时间计划生育不严,这主人又不讲卫生,吃进来的卵都变成了虫了,在粘膜里消停地长了几天,打了就出来赶我们,都没地儿住了。”

蛲虫说:“我们也挺惨的,别管怎么说你们还有传人,我们真是过不了几代了……”

“这又是为啥啊?”

“我们家族的雄虫交配之后很快就会死,雌虫排卵之后就会枯死,只能通过一代代连续的传代才能保住香火,这主人前两天在肛门上抹了凡士林,雌虫的卵排不出去了,这卵要不在外边发育成感染期卵让人吃下去,可不能继续发育,我们就要灭亡了……”

小蛔虫走到他们面前,说:“叔叔们好,你们见过我妈妈吗?”

“噢,你是蛔虫吧?你妈妈小时候在这住过,后来不知道为啥搬家了!你可以问问旋毛虫,他道上的朋友多!”

“听名字像是个小混混!”

“可不是么,他们这个组织可庞大了,老大(成虫)们住的地方哪个就好,在十二指肠和空肠上段住!小喽罗(幼虫)们也不差,哪儿都去,不过要数住在肌肉里的最舒服,他们能变成囊包,活得时间长点~”

“他们怎么进来的?”

“还不是吃进来的!当时来了一批肉,里面有很多囊包,没过多久幼虫就都出来了,在肠粘膜里住了几天就变成了老大们,雌虫还能产老多卵,所以说他们很厉害!”

“是啊!你可以跟一个小喽罗一起走,他可能能帮你点忙,顺着肠系膜下静脉走就可能能碰见!”

“好的,谢谢二位!”

小蛔虫钻进了小肠粘膜,摸索到了小静脉,随着血流走啊走啊,忽然碰见一条裂成两半的虫。

“你是?”

这时一粗一细两个声音说:“不是我,是我们!我们是两条虫!”

粗的说:“我是雄的,肚子上长了抱雌钩。我们一起打天下!”

“侠客!浪漫!你们从小就在一起吗?”

“不是的,我们最小的时候是卵。进入水里以后,就变成了毛蚴从壳里出来,找到了大好人钉螺就暂住在他那里,然后我们先变成母胞蚴,再变成很多子胞蚴,然后又分裂成更多尾蚴,有尾巴之后我们就可以里离开大叔闯天下了,要是碰见了人,就从他的皮肤钻进去,变身成童虫!”

“好厉害!你还可以钻过皮肤!”

“没什么啊,钩虫也可以的!它是我进来认识的第一个朋友,特顽强!我们都经右心和肺,然后他就进了肺,我们呢,继续随着血流走,经过了体循环就到了肠系膜动脉,毛细血管,肠系膜静脉,然后就到了肝门静脉,这是个大广场,我们就现定居下来,慢慢长大,找到了心仪的对象就结伴一起到肠系膜静脉去,那里小一点,可以营造二人空间!哈哈,很快就能抱宝宝了!”

“真好!顺便问一下,你们见过我妈妈吗?”

“好像听钩虫说过,不太清楚……”

小蛔虫到了门静脉,果然看到很多血吸虫在谈恋爱。

一只旋毛虫幼虫走过来说:“听说你找妈妈呢,老大让我带你走。”

“谢谢!”

“不用客气,反正我也必须得走这一段。”

他们一起走到了肝,看到胆小管里有一只像葵花子一样的虫。

小蛔虫敲敲血管壁,问:“你有没有见过我妈妈?”

“不认识,你认识我么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怎么连我都不认识,我就是肝吸虫啊。”

旋毛虫说:“老大说他特孤独,可爱讲故事了,咱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,就当休息休息吧。”

“你们累了吧,听大叔讲故事吧!”

“好啊!”

“就讲讲我年轻时的故事吧,我进到水里时还是个虫卵呢,就被淡水螺吞进去了,他好像叫豆螺!”

“你怎么不想血吸虫一样先变毛蚴?”

“还没来得及呢,在豆螺肠子里才变成毛蚴,然后我们逃到肝里去,变成了胞蚴,再变成雷蚴……我知道你们又要说了,比血吸虫多一个期,哈哈,我们还多个中间宿主呢!变成尾蚴以后我们就彻底提逃出来了,碰到了淡水鱼和虾,就在他们肌肉里变成了囊蚴,人吃进去以后,我们就长大了,破囊而出,然后走到这里就变成了成虫。”

旋毛虫说:“这倒跟我们有点像!不过我们是到全身去。”

“小伙子真有志向!”

“大叔你一个人在这里吗?”

“不是的,还有棘球蚴和阿米巴呢!”

小蛔虫才注意到旁边有个大球。“他也是虫?”

“他不是成虫,它的成虫在狗啊什么的小肠里。他也使绦虫噢!学名叫细粒棘球绦虫,你看这壁上有好多的原头蚴,生发囊和子囊孙囊什么的……”

“那里面漂的呢?”

“那是脱落的东西,脚棘球蚴砂!”

“真有趣!”

小蛔虫要去碰一碰它,肝吸虫赶忙阻止:“别捅!要是捅破了就麻烦了!里面的小东西出来了,主人就麻烦了!”

“他是怎么进来的?这么大的一个球……是因为吃狗肉吗?”

“不是不是,是因为人把孕节或者虫卵吃进去,六钩蚴出来,钻到肠壁血管里去,然后就移行到这里啦,然后她就变成了个球!”

小蛔虫偷偷想,肯定是被你的故事逼疯的……

肝吸虫继续说:“他还可以去肺的,哪里有我的好兄弟肺吸虫,肺吸虫啊……”

他们偷偷溜走了。

他们走到了右心,旋毛虫累了,就打算定居在这里,钻到肌肉里,不久就变成了一个囊包。小蛔虫又是一个人了。

一只“C”形虫游过来,蛔虫叫住它:“喂!”

虫转过头,“有事?”

“请问您是?”

“我就是钩虫啊!十二指肠钩虫!是不是分不开我们和美洲板口线虫了?它是‘S’形的!”

说着就要走,小蛔虫赶紧问:“你见过我妈妈吗?”

“蛔虫么?我也不知道,要不咱们一起走吧,我能保护下你”

“谢谢!在肠系膜下静脉就听血吸虫提起过你。”

“他是我爸的哥们,他们一起进来的,但是到肺就分开了,然后他就继续顺着血液走,我爸就在肺泡里住下了,到时候咱也是这样,不多跟你说啦!”

蛔虫很高兴能碰上一个这样好的同伴,问:“你再进入人体前都在做什么呢?”

“我在土里住着的时候叫卵,环境好的时候就发育变成杆状蚴,就出来啦,再蜕两次皮之后就变成了丝状蚴,这时候我们抵抗力特强,碰见人就钻到他体内去了。”

“还要蜕皮啊?”

“你是不是还没蜕呢?”

“在卵里蜕了一次了,这样变成了感染期卵才能感染人。”

“那你还得在肺泡里蜕2次,再到小肠里蜕一次就成了成虫了。”

他们走到了肺,到了狭窄的毛细血管,看到这里有很多小虫在往周围血走,他们问:“你们是谁?发生什么了?”

一只小虫说:“别担心,这只是我们的生活规律,我们是微丝蚴,就是丝虫啊,知道么?我们白天在这里,现在不天黑了么,我们就要到外周去,那边有选秀,评委是蚊子,挑上的就能被它包装。”

钩虫说:“那你可得加油啊!是几点到几点啊?直播不?”

“我们班氏微丝蚴是10点到2点,马来微丝蚴长一点,早两个点开始,晚两个点结束。”

“你们真会娱乐啊!那你们要是选上了都做什么啊?”

“我们要是成功入选,就到蚊胃这个大本营,脱掉我们土土的鞘膜。再穿过胃壁到胸肌里去,这时候我们就变得象梁朝伟一样帅拉!!”

“是么?那可真是很帅啊!”

“对,就是他在东成西就里的造型,腊肠期!这时候我们再蜕两次皮之后就是腕儿了,那时候叫丝状蚴。想继续在蚊子那带着就带着,不想待了就可以在蚊子叮人的时候离开这个圈儿,再到人体内去隐居。”

“大明星淡出,呵呵,之后呢?”

“我们进来之后就到各处的淋巴管里,再去大淋巴管和淋巴结里,再蜕一次皮就变成成虫了,然后就产卵呗,再让孩子变成微丝蚴,继续选秀。”

“你们的生活就是娱乐啊!”

“对啊!”

告别了丝虫,钩虫说,我们得穿过血管壁到肺泡去!一起努力拱啊拱,把毛细血管壁攻破了又穿过肺泡壁,跋山涉水,好不容易才到了肺泡里面,小蛔虫觉得很累,身上很痒,钩虫说:“你是要蜕皮啦!这回要蜕两次!”

小蛔虫蜕了皮,感觉精神多了,他们呢继续往前走,看到有一片空旷的区,里面有一只胖胖的虫,像半粒泡过的黄豆一样。

钩虫说:“看!那就是肺吸虫了!”

小蛔虫走过去,说:“肺吸虫大哥,你见过我妈妈么?”

肺吸虫说:“往前走。慢慢的你就会走到肠了。”

“我就是从那里来的啊!”

“嗯。”

小蛔虫想,他可不像肝吸虫,真不爱说话!

“前些时间见到肝吸虫了……”

听到谈到自己的哥们儿,肺吸虫来了精神,“他啊?吸虫里面我们俩最像了!长得也比较像啊!呵呵!不过我在水里得先变成毛蚴,这点根血吸虫一样!我其实是比肝吸虫主动的,我先钻到川卷螺里,变成胞蚴,母雷蚴子雷蚴,再变成尾蚴,就出来啦,然后我们就碰上了淡水蟹或者蝲蛄,又变成了囊蚴。你看多有意思,肝吸虫长得瘦,就住在比较细长的鱼虾里;我胖,就住在比较胖的蟹或者蝲蛄里。”

“您和肝吸虫的经历还真像!”

“是啊,人要是吃了这些蟹啊,囊蚴里的幼虫就出来了,我们可比肝吸虫凶狠,穿过肠壁进到腹腔,在腹腔肌肉里发育几天后再回到腹腔里,侵入肝脏,或者穿过膈到胸腔去,就来到肺里了,暂居在虫囊里,长大了就开始产卵。卵要是最着痰排出去就可以继续感染人了。”

听肺吸虫讲完之后,他们继续向前走,到了支气管之后,小蛔虫觉得走得非常顺利,钩虫说:“这是因为有纤毛在帮着我们往上走。”

到了咽部,小蛔虫感到一股很强的气压,似乎要把它们掀出去,钩虫大声喊:“抓牢了!小心被人喷出去了……”

小蛔虫死命的挣扎着,忽然有一股更大的气压从上面压下来,实在坚持不住了就随着气压坠了下去,一层一层地往下掉。

“钩虫哥!你在吗?”

“在!我们成功了!我们到食管了!”“这是胃!”“这是小肠!”

“小肠?”

“对,我们回来了!”

他们筋疲力尽的躺在小肠绒毛上,小蛔虫看见钩虫在努力蜕皮,等皮完全蜕下来,钩虫变得一表人才。

小蛔虫说:“钩虫大哥好帅啊!”

小蛔虫觉得自己身上也好痒啊,于是一使劲,自己身上的皮也顺利蜕下来了,也变成了一个小帅哥。

“我们都长大拉!都变成成虫了!!”

他们开心极了,跳起舞来。

“但我还没找到我妈妈呢!”小蛔虫说着,又难过起来。

“孩子,我在这里呢!”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。

“妈妈?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胆道里呢!”

小蛔虫急忙飞奔过去,抱住了慈祥的妈妈。

“其实你再经过这里时我就看到你了,但是没有叫你,特意藏在一个角落里,因为只有经过在人体里走这么一圈你才能长大,你看,你已经长大了,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了!”

“是的!妈妈!我们再也不分开了!!”

作者: LeadersFirst

没理想 没抱负 不知道生活为了什么 也许就是为了生活罢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